火攻第十二

孫子曰:凡火攻有五:一曰火人,二曰火積,三曰火輜,四曰火庫,五曰火隊 行火必有因,因必素具
發火有時,起火有日。
時者,天之燥也。

日者,月在箕、壁、翼、軫也。凡此四宿者,風起之日也。
凡火攻,必因五火之變而應之:火發於內,則早應之於外;火發而其兵靜者,待而勿攻,極其火力,可從而從之,不可從則上。
火可發於外,無待於內,以時發之,火發上風,無攻下風,晝風久,夜風止。
凡軍必知五火之變,以數守之。故以火佐攻者明,以水佐攻者強。
水可以絕,不可以奪。夫戰勝攻取而不惰其功者凶,命曰“費留”。
故曰:明主慮之,良將惰之,非利不動,非得不用,非危不戰。
主不可以怒而興師,將不可以慍而攻戰。
合於利而動,不合於利而上。
怒可以複喜,慍可以複說,亡國不可以複存,死者不可以複生。
故明主慎之,良將警之。
此安國全軍之道也。